隋牧青律师:再遭酷刑——陈云飞案通报

陈云飞

昨天(2015.6.12)上午十时许,与郭海波律师一道依约再到成都中院,承办林法官再次要求我们确认是否申请合议庭法官回避,我们拒绝确认,要求二审,在庭审中进行这一程序。

我郑重申明,除上次见面已阐述的事实及法律根据外,希望成都中院也从未来的错案追责、注重社会、推动法制进步等角度来考虑二审开庭的必要性。

下午三点半到五点在新津县看守所会见云飞。

令我震惊的是:云飞因不甘屈辱而再遭酷刑!

五月七日,云飞因在看守所所长巡视时拒绝遵令喊首长好而遭酷刑处罚,酷刑方式是十四天不间断地戴手铐脚镣,并把手与腿铐在一起(俗称龙抱柱),期间吃喝靠喂食,走路几分钟便汗如雨下,躺卧时腰腿疼痛难忍致彻夜难眠。

虽然“龙抱柱”酷刑非常残忍,但比起上次遭受“鸡啄米”酷刑(把手与脚铐在一起)还是舒服很多:上铐部位没有溃烂,还勉强可以走路,腰腿疼痛感比上次轻一些。比起上次遭受的酷刑,这次酷刑是不是要看作所方人道的奖赏呢?这是不是人权状况的黑色幽默

飞目前仍睡地上,因三十人的监仓只有二十张床。因地面潮湿,每次睡醒都会感到腰酸背痛。谈起被捕两年多来所受酷刑、虐待,云飞笑言非常向往渣滓洞白公馆生活,毕竟那是相对文明的时代。

新津县看守所是我见过的最霸气看守所,曾因我欲拍照云飞遭酷刑留下的伤痕而一次拘禁我达五个多小时,随后移交其兄弟单位派出所继续扣押我八小时,是我办案中遭非法扣押我最久的一次。

云飞两次遭酷刑惩罚分别系前任所长鲁俊和现任所长张林所为,辩护律师将依法刑事控告鲁张两位所长。

陈云飞的酷刑遭遇并非个案,而是新津看守所的普遍现象,云飞的特别之处在于其不甘屈辱、捍卫尊严而遭酷刑。

酷刑泛滥的看守所、,堪与苏联古拉格、纳粹集中营比肩,不仅是中国法制的毒瘤,也是人类文明之耻辱。

,2017.6.13

来源:新公民运动, 文章取自,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本文标签:, , , , , , , ,

查看相关文章吉祥坊wellbet,访问手机版android和IOS吉祥坊APP吉祥坊(www.winjxf.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