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尘:关于昨天的俄罗斯

一点个人看法和感想

​​​昨天游行的事写个详细版。

各地参加的总人数我没看见统计,恐怕也很难有可信数字,直接看图可能反而更好一些。比较有参考意义的是昨天纳瓦里内团队在油管做了一个现场直播,从莫斯科时间早上七点开始,到下午五点左右结束,一共10个小时,下午一点半的时候团队办公室水电网被同时掐断,之后直播虽然还在继续,但流量受到严重影响,实时在线人数从一点时的50000+,到四点时候已经跌到3000,大部分人(比如我)都换去了其他渠道。

但即使如此,现在这个10小时直播视频的累计收看人数是199万,点赞数超过了84000,昨晚一度占据“趋势”榜第一。纳瓦里内在11号晚上公布在自己个人油管频道上通知大家集会场所更改的4分钟短视频目前浏览量接近172万,点赞超过11万。

三月揭发梅德韦杰夫腐败的那个视频,现在浏览量是2288万。

直播视频,刚才的截图

​线上浏览量当然不能等同于线下支持率,甚至都不能等同于知名度,但是油管的这些数据仍然很能说明问题,因为这就是纳瓦里内的全部武器:网络,反腐败,年轻一代。

所谓网红

 
国内提起网红总感觉是很快过气的代名词,但是对于普京来说,纳瓦里内掌握了网络注意力这个问题特别严峻,甚至可能比上街本身还要严峻。

当然俄罗斯有军队有政府有各种富得流油的强力部门高官,司法完全在权力操控下,还可以在选举的时候直接作弊,但是这些对于维持社会运转都不够。说俄罗斯靠电视维持听着可能很抽象很反常识,但是如果考虑到1999年普京是怎么上的台,和2014年所谓的“基辅军政府乌克兰法西斯”多么有效地拯救了普京,电视治国这事实际上并不是什么现代性隐喻。

然而3月26号那次突然爆发的游行说明了一个非常尴尬的事实,虽然大部分人还是很相信电视,但现在已经出现了整整一代人,他们压根就不看电视。

发现这件事以后当局其实采取了非常多的措施,包括也去油管上发视频说纳瓦里内崇拜希特勒(这视频里的PS图还被国内部分媒体当真事儿抄回来了),跟梅关系匪浅的一个寡头甚至也学着纳瓦里内的形式自己录了视频骂他,但是网红有网红的道理,3月起纳瓦里内和他团队每周四晚上做固定的网络直播节目,加上3月抗议的宣传效应,这几个月他油管订阅量和社交平台关注数都持续暴涨,到昨天的游行,只能证明普京在网络战上完全输了,虽然他在外国大选里搞信息战效果可观。

昨天莫斯科游行以及抓人的时候普京正在电视直播给另一些青少年颁发护照,然后照例各电视台对全国的抗议事件视而不见,政府方面甚至都不公开提到纳瓦里内的名字假装他不存在,跟伏地魔一个待遇,但是有油管俄语榜单第一的直播视频在那儿,现在这种消息封锁不但意义不大,而且实际上进一步分割了社会群体——非常可能是代际的。

当然不是没有其他办法,纳瓦里内的博客俄罗斯国内不能访问已经好几年了,纳瓦里内也很早就说有被封的准备,但是还是那句话,这么做也不是没有政治成本。

克拉斯诺亚尔斯克

反腐

 
腐败在俄罗斯一直都是房间里的大象,大家都知道它存在,但是在此之前它很难成为一个政治问题。

最近矛盾的空前激化是两方面同时推动的,一方面是制裁以及低油价下普通人生活受到非常严重的影响,大家都感觉过得不好,另一方面是由于这几年普京权力强化和传承的必然需求,他身边作为既得利益者的这个圈子在迅速缩水,财富和利益空前集中,留下的这些人对于普通人来说已经不是一个空泛的“当官的”或者“亲克宫的商人”的群体概念,现在绝大部分事件可以直接定位到人,并且基本上是普京的朋友们的二代,比如“罗滕伯格的大儿子”。

纳瓦里内做的是把这两方面联系起来,让人感觉“我日子不好是因为XX把钱偷光了”,这一点在中小城市乃至村镇上成果特别明显,能看到小城市的抗议现场中老年人比例远远高于莫斯科和圣彼得堡,因为靠养老金生活的退休老人跟政府官员贪掉的钱的联系最紧密。为什么选梅德韦杰夫下手之前提到过,第一他知名度高,第二他贪腐证据足,第三他高调脑残已经多次犯过众怒,第四他整体形象软弱。针对梅德韦杰夫实际上就是针对普京和他的所有朋友,这一点大家都明白。

其实很多人都在做跟他一样的事,莫斯科反拆迁抗议和新西伯利亚市政抗议都有很多在野党和政客介入,但纳瓦里内是唯一一个把这种情绪转化成全国性行动的人。

3月抗议的关注度特别特别高,因为3月那次是一个从无到有的节点,此前没有什么人相信纳瓦里内有这个本事。到昨天,问题重点已经变成了能不能一步一步扩大这种号召力,能不能真正变现它。昨天从结果看纳瓦里内赢了,但也必须注意到他输不起,一次都不能输。相反普京赌本十分雄厚,输这样一两次远远达不到动摇根本的程度。

但问题也很明显,从昨天看地方性的经济抗议并没完全整合进他的队伍里来,怎么应对还是很关键的考验。反腐现在是纳瓦里内最重要的政治根基,另一个重要问题是普京政府怎么缓解经济困境,如果经济没有明显好转,他的机会会越来越多。

圣彼得堡

年轻人

 
纳瓦里内本人比普京小两轮,差24岁,前几天刚过完41岁生日。五六年前响应他的还主要是他的同龄人或者稍小一点的那一代,今年这两次游行,参与者绝大部分都非常非常年轻,很多人甚至是在普京上台以后才出生的。

圣彼得堡那张俯拍图尤其明显,镜头里几乎所有面孔看着都不会超过25岁。

这代人曾经是被视为普京选票的绝对后备军的,所谓“普京一代”,但是现在看,面对这代人普京恐怕是有点有心无力。3月游行之后政府和杜马乃至各地学校的中老年人们整出了无数幺蛾子,比如每逢游行日就加课、课堂上宣布参加游行的都是纳粹、参加游行的就开除退学、还有14岁以下不准上网……

结果不问可知╮(╯_╰)╭

对普京来说这可能是最无力也最致命的一个问题,即使2018年不能参选,正在壮年的纳瓦里内是等得起的,他的这些很多现在甚至还没有投票资格的小支持者们当然更等得起,但等到2024年,72岁的普京靠什么保证自己选定的、不会拿清算他和他的亲信当自己政治资本的继承人能PK得过纳瓦里内?

很多人问我纳瓦里内会不会被暗杀。当然不能保证绝对不会,但是有两个例子,2013年纳瓦里内曾经被捕过一次,当天他的莫斯科支持者就爆发示威把路堵了,吉祥坊当局让步放了他。2015年涅姆佐夫遇刺,莫斯科五六万人集会悼念他,葬礼的长队排出好几个街区,场面比过去三个月这两次游行大得多也紧张得多。涅姆佐夫生前并不能算受欢迎。

就,可以想象一下如果现在纳瓦里内出了事,局势失控可能性有多高,普京要背多大的政治风险。

欧姆斯克

一点结语

 
我对俄罗斯政治的全部热情源于苏尔科夫,跟进这几次游行的动机只有一个:我想看他的预言会不会成真。

我在微博上贴过详细内容的那本Ультранормальность的作者是他,里面非常详细地描述了普京时代的终结:外部制裁持续、经济形势恶化、新的对外战争、全国遍地开花的抗议集会、无所不用其极的选战、没头苍蝇似的执政党内斗、成年人的政治冷漠和青少年作为政治力量的全面崛起,在那个故事的结尾,大选进入倒计时,由于反对党领袖不被允许参选,他的支持者们掀起旷日持久的示威活动,直到吉祥坊跟防暴警察爆发流血冲突。

他差不多给出了对未来事态的完整推演,我就不提有多少跟现实正在重合了,大家自由心证吧。

对他的认知中英两边都有严重误解,俄罗斯本土则存在完全相反的许多种描述,我理解不关注他的评论者错误印象的由来,但是无论怎么看待他,都不可能轻视在这件事上他的答案。

查看相关文章吉祥坊wellbet,访问手机版android和IOS吉祥坊APP吉祥坊(www.winjxf.com)